困觉

 

盾冬八十周年25h产粮活动,15:00

《燃烧女子的肖像》

“还没画好吗?”
巴恩斯转过头来问他。
他的脸上一如往常带着礼节性的标准微笑,史蒂夫分不出来他是否是对继续保持同一个动作感到不耐烦了,又或者单纯想和自己说些话。
巴恩斯通常并不是一个健谈的人,很不凑巧的是,史蒂夫也同样少言寡语,这就意味着他们私下场合里的聊天时刻短暂得可怜。
史蒂夫本来只是摇了摇头,又恍然发觉这是个难得的交流机会,继而答到:“没有,还差一点,不过剩下的部分我自己就可以画。”
其实这幅画该在何时停笔他心里一清二楚,但是只要他还愿意多看几眼巴恩斯,他尽可以再往那软凳上添无数笔繁复精细却没什么鸟用的花纹。
画框后传来丝绸裙子窸窸窣窣摩擦的声响,史蒂夫抿着嘴不去看,也不去想。但更多杂乱的声音完整地替他把画面勾勒出来——十五秒之前巴恩斯坐直了身子,五秒后他开始用右手整理裙裾,手指从姜黄色的衬裙下翻过。而那束捧花,只消耗了一瞬,就被他随手丢到地上。
而现在呢,他同他创造出的那些美丽声响一起朝自己走来。
史蒂夫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了幻觉,否则他找不出理由来解释他怎么也能闻到巴恩斯身上传来的冷冽香气。就如同在冬日的冰河里浸得湿透了的花。
巴恩斯在走过他身边时停下来,这种不该存在的香气便张牙舞爪地朝他鼻腔里钻。
史蒂夫压下心底升起的焦躁,不动声色地朝旁边挪了两步。
“真漂亮。”
巴恩斯凑近画架,伸手从画上轻飘飘地描摹而过。
“这么亮的颜色,像是在燃烧。”
史蒂夫的视线顺着他依旧赤裸在外的手臂,一路滑到同样袒露的胸膛。
“已经不用画了,你应该把上衣穿好。”
“难道你也希望我穿这样的衣服吗?”巴恩斯转过头来,用那双灰青的眼睛审视着他:“我以为你的审美应该比那些阿尔法好上一点。”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史蒂夫感到空气中的冷香愈发令人窒息,他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因为你是个欧米伽。”
巴恩斯仿佛突然明白了他的顾虑,那张漂亮的脸上带着隐约的笑意:“哦,而你是个贝塔,所以有什么问题吗?”
我是个贝塔不代表你就能把我当做没有任何威胁的同性。
史蒂夫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只得顺着他的意思说没有。
于是巴恩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不逗你了,我去把这身该死的玩意儿换下来。”
他像只炫耀自己沉重羽毛的雄孔雀似的,故意将过长的裙摆提起来,在他的面前旋转出一朵绛红色的花——不得不说,他应该很适合穿着裙子跳舞,尽管他并不会喜欢 。
傍晚时分的霞光从走道右侧的玻璃花窗穿透进来,落在地上倾泄成一片晶莹流淌的奇异华彩,巴恩斯抱起拖曳于地的长裙,穿行在光线与阴影编织而成的虚网之中,踩着冷硬的石砖地面走远了。
史蒂夫又听见那种独特的、轻盈如猫的脚步,随后巴恩斯略显空旷的声音从大厅深深处传来:“快继续吧,毕竟我那位丈夫*还等着我的画像呢。”

不。
不,他不会拥有这幅画的。
史蒂夫面对他的背影,无声地回答着。
等你离开,走上楼梯,我就把它扔进壁炉里。
火焰所到之处什么都不会剩下。



————————————————————

*吧唧的未婚夫:据说喜欢看男性omega女装的某蛇盾(性格请参考秘密帝国)
*史蒂乎:被请来给未来夫人画肖像的画师(?)
来自电影《燃烧女子的肖像》,准新娘×女画家,“当你注视画中人时,我又在注视谁呢?”

 @盾冬八十周年振金婚 感谢带我玩(๑˙❥˙๑)

14:00 @鎜榐觚 

16:00 @异世书 

December
20
2020
查看全文

今天也是玩猫人

November
21
2020
查看全文


Paint your body with the color of our lost


October
25
2020
查看全文

白灰

是一坨有故事的触手

October
02
2020
查看全文

性转警告⚠️

昨天单个的冬妞被吞了,一气之下凑了一对(?

2021.10.13重置个蓝色背景证件照版

September
03
2020
查看全文

重温队二街头蹦迪现场时脑子里突然闪现的画面(›´ω`‹ )感觉吧唧完全可以把史蒂夫扛起来就跑




July
27
2020
查看全文

想搞搞军装+体型差

结果被说像单亲爸爸带孩子上照相馆

exm?


June
11
2020
查看全文

假如是蛇和他的管理员兼搭档兼小助手吧唧


吧唧:……为什么任务完成了这家伙还要跟着我

蛇:๑˙ー˙๑???(莫名被嫌弃茫然不知所措)

耶,接着画了一点就这样吧😞

May
30
2020
查看全文
© patron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