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画他妈的涩图

 

⚠️WW性转⚠️

就只是,想玩玩绳啦(扭捏

November
26
2021
查看全文

看之前的激情摸鱼!看完发现这设定比想象中要刺激许多…嘻嘻

谢谢 @兔子扶苏 的无料!就画幅王骑给你❤️

November
02
2021
查看全文

是seb生日全天候干饭活动5点场的图🎉🎉🎉

饭前零食棒棒糖!

(本来棒棒糖另有妙用但由于写写画画期间歌单从lolipop luxury换到了甜痛,导致开🚔未遂,不重要了

下面看图说话环节

——————————————————————————————————

史蒂夫第一眼看见巴基的时候还以为他嘴里叼了根烟,毕竟他揣手斜靠在墙上摆出的这副深夜街头浪子的架势很适合这样做——直到巴基握着小棍从从嘴里抽出根颜色鲜艳的棒棒糖*。

他伸到一半的手尴尬的停在巴基的肩膀上方,而这个男孩仰头看了他一眼,仿佛没经过什么思考就把球形的硬糖怼到他嘴边,问到:“cap,你要吃么?”

史蒂夫闻到甜腻的橙子味儿,尽管他侧头避得很快,那短暂的轻触还是在他的嘴唇上残留下一种微妙的酥麻感,春夜的干冷空气转瞬就将水渍带走,他却仍感到不自在。

巴基迅速地又把棒棒糖塞回嘴里,含糊地说到:“哦抱歉,这个都要吃完了。”

无人的城市夜晚是如此寂静,史蒂夫能听见糖果在他的口腔内转动时与牙齿刮擦出的、仿佛冰块撞击的清透声音,棒棒糖棍随之换了个方向,从他左边嘴角冒出来,斜斜地指向地面。

巴基在制服夹层里翻找了一遍,成功搜出额外的一根,以史蒂夫来不及拒绝的速度塞到他军装的上衣口袋里:“刚刚格雷琴*塞了一把给我,专门给你留着,这玩意儿可好不容易才有。”

好吧,史蒂夫自动忽略掉他话语间出现的女孩名字,瞄了一眼露出的亮橙色包装纸,这个看起来也是橙子口味。

他最终还是将手掌落在了巴基的肩头,用轻微的力量示意他不要再靠着这堵看起来就不怎么干净的墙。

巴基对他的动作表现出习惯性的服从,立马顺着他的力道站直了身子,随后像是才发现背后贴了满墙的宣传画报一样,伸出手指在其中BUY OUR BONDS*那行醒目的大字上抹了一下:“嘿,这玩意儿不会掉漆吧,cap你帮我看看。”

史蒂夫主动替他拍掉粘上的灰尘纸屑,此刻尚在春季,艾森多夫*的气温比美国本土还要低,巴基却只穿着这件新制服,深蓝色的斜纹面料摸上去就不足以抵御夜间的低温,更何况他前胸还带着未愈合的枪伤——或许还不止,史蒂夫隔着衣服都能摸出来他肩背上缠绕的厚厚一层绷带,天知道今天自己不在时这家伙是不是又往身上添了什么新鲜伤口。

他已经就此与巴基争论过多次,几乎是恳求他在作战时小心一点,就算拥有血清他们都依旧是凡人而不是钢铁之躯,随便飞射过来的弹片都可能致命,并且他真的不愿再体验抱着个血人跑五英里去最近的营区找医疗兵的经历,但事实是巴基依旧会迎着虎式坦克的炮口冲上去扔手榴弹——就像四天前他所做的那样。按理说这种不要命般横冲直撞的行为与他平时作为狙击手所受的训练差之千里,可史蒂夫一次又一次撞见这样的情形,简直是噩梦的重复具象化。

“嘿!”

一只手举到他面前打了个响指,准确的说,由于被柔软的皮质手套包裹着的缘故,那个动作并没有引发什么实质性的声响。

“cap,你今晚怎么一直在走神,从见到我开始。”

巴基亲昵地向他靠近,直到两人的肩膀挨在一起,他们的相处向来缺乏边界感,往常在央求史蒂夫做点什么事时他也会这样,像只黏人的小狗一样蹭上来。

史蒂夫猛然转过头才发现他们离得这样近,巴基正专注地看着他,在街灯昏暗的暖色调光线织成的薄纱下,他的眼神竟显得格外温柔沉静,仿佛蕴藏着沉重悠久的岁月,几乎不像是十九岁的年轻人应该拥有的,而他因失血虚弱而呈现出浅蔷薇色的嘴唇又是那么的.....

“史蒂夫!”

这是今天巴基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男孩看起来有些不满,挑起的眉毛让他的表情显得格外生动,“你脑子里在想什么?”

“不,不,没有。”

在大脑反应过来前,史蒂夫的嘴率先忙不迭地替自己否认起来,老天,巴基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他提出这个问题的时机是如此巧妙,恰好他正想着——话说回来,他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不礼貌的想法?

巴基看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古怪起来,带上审视的意味,甚至不动声色的拉开了与他的距离,显然是开始对他怪异的反应感到怀疑。

史蒂夫生怕他下一秒就会开口质问“你是不是被红骷髅抓去做人体实验洗脑了”——毕竟那颗红薯头确实曾这么做过——于是他得抢在他之前避免这个误会:“不,巴基,我只是......”

他在话语停顿的间隙重新将巴基拉回身边,手掌安抚性地在他后脖颈轻拍了两下:“只是在想刚刚收到的电报,要我们明天凌晨回英国和侵袭组汇合,会有盟军的飞行员捎我们一程,所以你现在得快点回去休息。”

“史蒂夫...”

被叫到名字的人侧头等待他的下一句话,却看到巴基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眼睛亮亮的,蹦起来揽住他的肩膀:“cap,你记不记得,我们之前在比利时碰到的飞行员,他也叫史蒂夫,而且也是上尉*。”

史蒂夫为他跳跃性的话题而愣了一下,还是伸手穿过腋下托住了巴基的腰,由于身高的差距,巴基整个人都像挂在他身上一样。

“是的,我记得,和那位穿盔甲的女士一起。”他回想起那个并不寒冷的下雪的夜晚,“不过巴基,他当时告诉我接下来要去德国前线,所以明天来的不会是他。”

“哦,史蒂夫,你又在想什么?”巴基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我可没说过希望见到他,尽管特雷弗确实是很有趣的人。”

他突然大笑起来,能露出两排整齐牙齿的那种笑,然后拍了拍史蒂夫的脸蛋,“放心,叫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的美国队长只有你一个,没有别人能把我从你身边抢走。”

说完他就从他怀中溜了出去,像只轻盈的蓝鸟降落在地面,而他刚刚所栖身的挺拔树木,也就是史蒂夫,此刻正如一根真正的木头那样立在原地无法走动。

巴基吻了他,就在他从他身上滑下去时,他柔软的嘴唇随着转头隐约从他脸颊擦过。

我这几天都还没有刮胡子,史蒂夫突兀地想到。

这不是意外也不可能是无心之举,他心知肚明。

不然巴基不会逃得这么快,看吧,就这么一会儿,他已经快走到另一盏在荒芜夜色中肃立的街灯下,还不断说着什么好转移注意,骤起的风将他的絮絮叨叨一字不落的传递过来,但在此刻的史蒂夫耳朵里听起来就像是连串的喵喵叫。

自己猛烈的心跳似乎成了世界上最为清晰的声音,一下下凿着,不知为何那个吻带来的痛苦是如此鲜明,像是蔷薇的尖刺。

他揪住心口处的衣领蹲下,让那枚银蓝色徽章*的尖锐边缘陷进手心肉里。

那根孤零零的棒棒糖从左胸前的口袋滚落,他的视线顺着它运动的轨迹低低地望过去,詹姆斯·巴恩斯的那双小红靴踩在不平坦的地面上,他不再停下等他,而是迈开腿一刻不停地向前走去,走入深蓝色的夜。

不,不。

他对着巴基的影子喊出来,好像是想叫他慢一点,不要独自走在纳粹横行的大街上,更何况还穿着那身标志性的红蓝制服。

但是他之后的所有呼喊都像被按了静音键,不,他甚至无法张开嘴,这个单词始终停留在破口而出的前一秒,重复着堆叠压缩在体内,让他感觉整个腹腔内的器官都开始变得沉重,像灌了铅水似的,迫使着他不断的下坠,下坠......

他睁开眼,床头的方形电子钟上,精确到秒的数字闪烁着蓝色的荧光:离五点还有十二分十四秒。

整个房间都被难以填补的荒芜充斥。



——————————————————————————

为什么当我哀伤且感觉到你远离时,全部的爱会突如其然的来临呢?

所以这是个很多年后醒悟的故事


*棒棒糖:二战时期并没有,做梦嘛,总是会将各种东西杂糅到一起,墙上的画报当然也不会出现在奥地利

*格雷琴:65周年特刊里的女孩,抵抗组织战士,还是棕发绿眼加泪痣,巴基临走前还亲了她,所以,我觉得史蒂夫应该能记她一辈子

*bonds:二战期间美国发行的战争债券,还记得史蒂夫最开始干的活,在台上跳舞推销国库券

*艾森多夫:65周年漫画里提到的城市,位于奥地利和拉脱维利亚边境(后者是漫威宇宙中的国家,不是拉脱维亚),队长吧唧和咆哮突击队来这里组队揍红骷髅聚聚

*上尉:呜呜国美那塞我夹带私货呜呜wondersteve

*银蓝色徽章:是军装盾盾左胸衣袋上别的作战步兵勋章(CIB),上面椭圆形那个是伞降技能章(然后看到评论区说:伞降我信了,他经常从飞机上跳还不带降落伞,哈哈仿佛听见吧唧的控诉)

——————————————————————————————————

接下来六点档是迪基鸟   @青阳正辉 主场!







August
13
2021
查看全文

是约@L∧zi 老师画的猫猫小助手!!!这明媚的脸蛋儿和温柔如水的眼神!

June
18
2021
查看全文

@只想日蝙 太太的蝙蝙猫(*≧m≦*)谢谢太太让我画!!!猫猫就是坠吊的!!!

笔坏了没得压感所以画很糙π_π

2021.11.12补完版🐱呜呜只是小猫咪而已为什么不可以

June
14
2021
查看全文

没有一片雪花

接上一幅画

存存饿得自己做饭的摸鱼产物


——————————————————————————

很好,冬兵已经开始用拾来的木材生火了。

浸了雪水的树枝子没那么好点着,但冬兵还是成功的燃起了一小簇微弱的火苗——总算是开了个好头,他只需要适时地拿手里的木棍把柴堆扒拉几下,足够的氧气会让火越烧越旺。

冬兵看起来对自己的劳动成果很满意,暖色的火光印在他湿润起绺的长头发上,他甚至开始哼起歌,左脚在地面打的拍子都透露着愉悦。

史蒂夫从这场景中品出了一种荒诞的温馨,就好像他们是对上森林木屋欢度圣诞的gay couple ,而不是被困在无人区即将冻成冰棍的可怜人。

战术...

June
13
2021
查看全文

双冬兵

发现自家金毛出去疯玩趟了一身泥回来瘫地上

巴基:拳头硬了








June
05
2021
查看全文

我抓住你了❄️

May
20
2021
查看全文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 patronum | Powered by LOFTER